合肥生殖健康网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 电 话:
  • 手 机:
  • 联 系人:
  • 邮 编:
  • 网 址:www.dedecms.com
  • 地 址:
社会基础与政治参与的大众性
发布时间:2019-04-22 15:33

在内阁长期执政过程中,作为首相的小泉纯一郎与安倍晋三均在政策决定过程中处于强势地位,但其政策决定的公正性不时遭到质疑。
其中,小泉首相最为“强势”的政策决定,当属2005年解散众议院。小泉内阁大力推动的“邮政民营化相关法案”,2005年7月在众议院获得通过,8月却遭到参议院否决。对此,小泉首相决定解散众议院提前举行选举,以求就邮政民营化问题“问信于民”。“关于邮政解散,首先在宪法上存在疑义。因为法案在参议院遭到否决,所以就将通过该法案的众议院解散,这种思维被批判为不合乎道理。特别是如果将议会视为对内阁进行协助的机构,那么解散就成为对议会反抗内阁的一种惩罚。”此外,小泉首相在“打破派阀”的口号下直接决定党内干部及阁僚的人事安排,此举是否公正,在社会上也引发了讨论。
同样处于强势地位的安倍首相亦如此。例如,2014年5月设立内阁人事局,负责管理各省厅部长、审议官以上级别的约600名干部的人事信息,辅助首相及内阁官房长官进行人事作业。这虽有利于安倍内阁以官邸主导的方式对各省厅人事进行横向管理,但能否基于素质与业绩来公正地评价候选干部,仍遭到质疑。在2018年9月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与安倍展开竞争的另一候选人石破茂就批评官邸主导型决策过程不透明,认为弱化了党的行政监督及政策立案能力。石破举例指出,安倍在2017年众议院选举前提出改变消费税增收部分用途和把自卫队写入宪法第九条等重大政策主张,均是在未经党内审核的情况下提出的。石破并非否定官邸主导本身,而是认为安倍首相的政策决定缺乏公正性与透明度。
此外,旨在实现官邸主导决策的各类“政策会议”,“在政策决定过程中公开露面的机会很少,所以,其得出的结论是如何反映到政策中去的并不透明”,“即使在政策会议上也很少展开讨论”,“在会议开头发表的首相致辞,或者表达出对某种方向性政策的期待,或者提出完成决策的期限,虽然未达到具体指示的程度,但反映出了首相意向”。因此,“政策会议”的运营机制,能否保持“官邸主导”与“充分讨论”之间的平衡,也是一个事关政策决定公正性的问题。
任何政党都有着自身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社会基础。在日本,政党的基层组织及所属政治家的个人后援会,既是政党生存和发展的社会基础,也是政党动员广大民众参与政治的重要渠道。长期以来,日本各主要政党多为典型“议员政党”,其基层组织建设往往较为薄弱,而依靠各类团体来扩充社会基础。
作为日本最主要的执政党,自民党党员人数1991年达到约547万人的最高值,1998年约325.6万人,此后逐年减少,到2012年跌至约78.9万人。自2013年以来自民党党员人数逐年增加,至2017年约106.8万人。整体上看,平成时代自民党基层组织建设遭到削弱,党员人数大幅减少。此外,选民的各类团体加入率及团体的自民党支持度均呈下降态势。与各政党社会基础弱化态势相呼应的是,广大选民的投票率也整体上处于低迷状态。在引进小选区比例代表并立制后,1996年、2003年、2012年、2014年、2017年众议院选举的投票率均低于60%。选民不去参加国政选举投票的理由是多种多样的,除了选民自身原因之外,主要还在于各政党对广大选民参与政治的统合力度减弱了。
由于社会基础弱化与选举投票率低迷,平成时代自民党在国政选举中的得票率相对下降。例如,从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自民党在众议院选举中的绝对得票率为30%至35%,但1996年以后自民党在众议院小选区的绝对得票率约25%,比例代表区为15%至20%。自民党在2012年众议院选举、2013年参议院选举与2014年众议院选举中均获得了压倒性胜利。但是,与议席数给人的“绝对优势”印象相比,自民党实际所获选票数给人的印象却相距甚远。在这三次国政选举的比例代表区中,自民党的得票数(相对得票率)依次为1662万票(27.6%)、1846万票(34.7%)、1766万票(33.1%),也就是说仅有1/3左右的投票者将选票投给了作为执政党的自民党。这些投票支持自民党者在比例代表区选民总数中所占的比例(绝对得票率)依次为16.0%、17.7%、17.0%,即在六个选民中仅有一个人投票支持自民党。
可以说,平成时代后期自民党“一党独大”格局的形成,完全是依赖“少数选民”的支撑,未能体现政治参与的大众性。
总之,平成时代的日本政党政治演变面临着是否完全体现“政治民主”的课题挑战。展望新时代日本政党政治的发展趋势,有两个问题仍值得我们高度关注。一是在野党势力能否通过强化与再生来实现政权交替的问题;二是“安倍一强”支配体制的政治遗存及其如何影响国家战略走向的问题。一个基本的预判就是:在平成之后的新时代里,自民党通过与时俱进的自我变革来实现长期执政的可能性很大,亦将强力推动日本政治军事大国化进程进一步加速。



友情链接: